• 乡土文学的一缕清香
    695
    0

       本网讯(王峰 何建明)报道:昨天上午,上完研究生课,回到办公室,打开手机。我在微信上收到了安频兄 过来的散文集《一束乡愁》,打开一看,大约有十五万字,他留言说请我为这本书作序。随后,还专门打来电话,说一定请我答应。我推脱了几次,只能应承下来。

      很早就知道安频这个名字,听说他在监利县人大常委会工作,业余喜欢写一些散文和评论文章,投给各大报刊发表。因为我的专业是文学,对家乡文友的作品较为关注,但未见过安频。直到七年前,经殷建奇兄引荐,我与安兄得以相见。他来到我所供职的大学,说他在主编《监利人》杂志,开办有一个栏目,专门刊发一些家乡游子的报道。他要求采访我,我知道自己的份量,再三推辞,但他要我一定要支持家乡的杂志,只得配合他做了讲述。之后,他每个月都会通过邮局给我寄来《监利人》杂志。

      大约五年前,安兄牵头在公安县组织了《大荆州》杂志发布会,要我多邀请一些文坛朋友,去公安一聚。我便遵嘱邀约武汉大学樊星教授、中南财经政法大学胡德才教授、长江大学许连军教授、桑俊教授等一同前往。那次活动办得非常成功,安兄也对我多有谢意。后来,安兄又组织了一次文学改编剧本的活动,要在我供职的大学举办一次学术会议。当时,安兄带领一群监利文友,乘坐一辆大巴车,浩浩荡荡从监利来到武汉。看到安兄领着一大群人走学术报告厅,我当时深受感动,我知道这是一个热爱文学的人,热爱到有些痴迷,而且还有深厚的家乡情怀,他想带领一群真正的“泥腿子”乡土作家,走进神圣的文学殿堂。

      安兄将《监利人》杂志办了九年,真的不容易,到现在已近100期了,在这个因崇尚物欲一切朝“钱”看的时代,还有人如此真诚地热爱文学,执着地办一本名不见传的杂志,真的是难能可贵。他到底还能坚持多久,我不知道。但每次与他谈起,他有时较为乐观,但有时又较为伤感,自嘲说他办这本杂志,属于“自编自导自演,最后自取灭亡”。俚语常说:“秀才人情纸半张。”安兄赠给我的杂志,以及他后来送给我的长篇小说《汉皇陈友谅》,我都珍藏着,空闲时也打开浏览一番。

      安兄传来的《一束乡愁》,我是一口气读完。他的文才是久负盛名,我一直钦佩不已,这本散文集,又进一步加强了我的印象。他笔下的语言如同“桑谷粟麻”,沾满泥土气息,清新自然。这令我想起了昔日的农家,无不有一块“自留地”,细心打理,种上小白菜、茄子、黄瓜、花生等菜蔬及百合、牡丹、月季等花卉。甚至于墙根,亦有密密麻麻的爬山虎爬上墙面,占据“半壁江山”,推开清雅的凉爽。那样的小天地,只要进去,便感觉到欢欣、自在。这部散文集便是安兄的一块自留地。他一颗颗种下的,是具有温度的文字。那些文字有着水一样的柔意、阳光一样的温暖。《网埠头的麻糖》《莲藕》《菜蕻子》《煤油灯》《少年挑夫》《百舌鸟》《胡须》,光是这些很亲切的题目,就像乡愁的炊烟,逗引着游子思绪万千。

      安兄笔下的文字,有的还有些机警,细细品味之下,还带些许哲理,但又不同于高头案章,其中夹杂些感性的幽默。譬如,“一个人拥有漂亮的名字,固然是好事,但是行为亦要高尚,否则名实不符,是要遭人嘲笑或者鄙弃的。”(《名字的趣话》)“其实,欣赏别人,是一种优雅的风度,不仅仅是一种生活的智慧,而是一种高洁的品行,更体现了一个文学大家应有的修养与良心。欣赏别人,春暖花开……”(《欣赏别人,是一种优雅的风度》)“我的心灵反而更加轻盈,微笑着迎接每一天,永远记住在雾岚下不要去采撷鲜花,因为弄不好就被梗刺划破了手,永远记住拨开黑暗的云朵,就是广阔的光明。”(《阅世心语》)等等。我最喜欢的一篇短文是他的《凝固的美好瞬间》,其中之四云:“青青河畔草,长叶自然舒展,虽显芜杂,却有一种秀雅清凉的况味。河水清且浅,尚有生机勃勃的水马齿苋优雅地扩张。当然,图中最鲜明的当数羽毛皓洁的鹭,曲项长喙、高腿黄爪。你看,它的黑眸凝视着水中的游鱼,同时一只腿试出去,但又怕惊动游鱼。不过,长腿究竟还是轻轻触碰到了水面,微澜荡开去,宛若小河浅浅的笑涡……”如此清爽利落的文字,都是难得的佳作。倘非胸有山水者,是做不出来的。还有他的《桂桥庐》,其中说到,“好不容易熬到秋天,终于熬到头了。桂木托起一蓬蓬、一串串、一点点细细密密的碎花,那是金黄的香囊,似繁星镶嵌在深绿色的天空,柔而蜜的甜丝,时浓时淡,随风流转,满室馨香。浓烈时香甜馥郁让人微微醺然,淡雅时暗香轻飘幽幽如丝。深呼吸一口,胸臆充盈、满足。秋风微凉,暗香盈盈,青灯荧荧,自是别有风情。月夜岑寂之时,我总在想,吴刚捧出的桂花酒究竟是怎样的醇美呢?”这便是一盘色香味俱全的“菜肴”,让人不得不爱,可以反复咀嚼。

      安兄对我说,这本书可能是“封山之作”。此书付梓之后,他将不再写作,而是“杖履走天下”,去游览还没有去过的九州秘境。我听后却是喜忧参半。喜的是,他终于可以放下一些事务,去饱览各地美景,修身养性,怡养天年。忧的是,这样一名有才气的作家,笔下散发着清醇自然的泥土气息,怎能就此搁笔呢?若真如此,世上便少了许多带着江汉平原风骨与气息的佳作。因此,我希望安兄“行万里路,读万卷书”,但千万不要就此封笔,《一束乡愁》这缕乡土文学的清香,只能是他创作生涯中的一个逗号,绝对不能是一个句号。

      是为序。

      (作者简介:庄桂成,文学博士,教授,江汉大学人文学院院长,湖北省写作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,武汉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)

      作者近照



    1
    赏礼
    赏钱
    收藏
    点击回复
        全部留言
    • 0
    更多回复
    恢复多功能编辑器
  • 3 1
  • 江苏省盐城市乡村发展网
        圈内贴子1327
    • 商圈成员166
    本圈子内的新贴

    推荐内容
    扫一扫访问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