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-> 资讯聚合 -> 乡村资讯 -> 媒体播报

    《当今奇人周兴和》励志小说连载之四十五 ● 狭路相逢仁者胜

    媒体播报

    2021-01-13 15:07:30

    1664 0

    在整个打官司的过程中,周兴和与金橙公司法人代表陈显翔,在茶馆里有过两次颇具绅士风度、而又心照不宣的对弈。

    “周总呀,你老兄这回官司又输了。”当北京那家法院二审判决下来后,陈显翔很客气地请周兴和喝茶,他有点志得意满地对他说道,“我劝你最好还是不要再做那些无用功了。”

    “不错,这回官司我是又输了。但你恐怕不知道,我又向省检察院提起了上诉,这官司我还要一直陪你打下去呢。”周兴和淡淡笑了一下,“就你一个人玩,那多没意思!”

     “官司再打下去,我当然还要奉陪。”陈显翔惊了一下,但随即就不动声色地把话锋一转,“老周呀,不过,我实话告诉你吧,目前我的企业已经发展到将近100家了;成都市场,我们已经占了80%的份额;而且我有墙改办的支持,而你没有——就凭这三点,就注定我胜利了。”

    “老弟呀,你恰恰说错了。”周兴和礼貌地而诚恳地回答陈显翔,“你说到的这三点,照我看来,都不具有优势。其中任何一点,都可以让你的公司一蹶不振——何况,你还三点都占全了呀!”

    “哦,周哥,你这话有点危言耸听吧。”陈显翔踌躇满志之下,又不乏谦虚谨慎,“你能否说说你的理由?”

    “第一,有领导支持你是好事,但你得花时间精力去笼络、奉承他们,每个人你都要伺候好,只要你对其中一个人有偏心的话,他肯定就要吃醋了,反过来就可能要收拾你。”周兴和平静而诚恳地继续说道,“第二,最要命的是,你没有掌握到产品的核心技术,你的产品质量你知我知、天知地知。一旦出了质量问题,那些领导最多帮你一两次吧。然而,我们生产的是建房造屋的建筑材料呀,质量问题是个长久的祸害,它关系到老百姓生命财产安全。老弟呀,到哪个时候,哪个得了你好处的官员再敢继续维护你,除非他官帽也不要了!……”

    “那,第三点呢?”周兴和的这番话显然戳到了陈显翔的软处,虽然他依然显得若无其事,但说话的底气明显减掉了二分。

    “第三,不错,你有98家分公司。但由于你没有核心技术,却又无限地扩张,难免泥沙混杂,更难保一家公司都不出质量问题。只要一家公司出现问题,一颗耗子屎就打坏一锅汤,就能把你整个金橙公司弄得臭名远扬。这样,你还能维持多久呢?”

    “哈,周总,我是听君一席话,胜读十年书呀!”陈显翔有点自嘲地笑了起来,“你恐怕是狐狸吃不到葡萄,总是说葡萄是酸的吧!……”

    “陈兄,你记住,今天是2002年4月21号,我是在这光天化日之下说的这些话,勿谓我周兴和言之不预呀。”周兴和并不生气,依然淡淡笑了一下,“我敢说,不出3年,我的预言就会变成现实。”

    “这我当然能记住。”陈显翔大度地笑了,“如果让你说准了,到时间就由我请客!”

    难道,周兴和真还学过巫术不成?

     哈,后来的事实证明,周兴和这回还真是当了一回巫师,他对陈显翔所说的话,果然句句都成了谶言!就在他们在茶馆谈话的这一年,金橙公司更掀起了扩张浪潮。但这浪潮表面看来是汹涌澎湃,实际已是暗流涌动泛滥成灾。最要命的是,由于他们的产品没有核心技术,生产出来的产品接二连三出现质量问题,造成旗下不少分公司官司缠身,不但产品销不出去,而且债台高筑。随着法院的判决,不少分公司继而纷纷倒闭。其中最典型的是山东日照分公司,他们吞下苦果,哭诉无门后,竟主动到成都找到星河公司,愿意给他们提供证据,协助起诉金橙总公司!

    金橙公司这座宫殿,虽说看起来金碧辉煌,遗憾的是它的基础建筑在了沙滩上。随着时间推移,他们扯皮官司越来越多,为打官司几乎耗尽了他们的物力财力。加上这些官司理不直气不壮,难免又要加倍付出人情费和律师费来进行“勾兑”。但官司打到最后,几乎都以金橙公司败诉告终。墙倒众人推,树倒猢狲散,这又应验了周兴和所说的那样,过去那些吃他们用他们、拍着胸脯支持他们的“领导”们,这时也不讲义气了,像甩一块抹桌布一样,轻易就把他们抛弃了!如此一来,金橙公司路越走越窄,生存空间是越来越艰难。

     这期间,星河公司还采取了另一个策略,为了击败那些侵权公司,他们生产的优质“五防轻型建材”,宁肯不赚钱,以低于那些侵权公司的价格进入市场,在市场上不断站稳了脚跟。

    当年底,陈显翔果然又接到省检察院送达的法律文书。检察院决定立案审查金橙官司侵权案,并同时向法院出具了抗诉决定书。山穷水尽,陈显翔思前想后,他找到了周兴和。

    “兴和,事到如今,我们就打开窗子说亮话吧。”依然是在茶馆里,陈显翔诚恳地对周兴和说,“我们公司刚开始是把秸秆做建材这东西看得简单了些,但经过这几年的实践,我们确实缺少点核心技术……”

    “其实这你点早该意识到,建筑材料这东西,是百年大计的事。尽管你的产品暂时进入了市场,说句刻薄点的话,那无疑是谋财害命,因为它的质量关系到千家万户的身家性命啊!”周兴和见昔日的对手一脸诚恳,也真诚地对陈显翔说道,“重庆綦江彩虹桥垮塌的事你知道吧?那可是要掉脑袋的事啊!事到如今,你们还好,只是经济上遭受点损失,但亡羊补牢还犹未为晚,或许早点不干了还是件好事呢!”

    “秸秆建材这东西,我们用的同样的原料和材料,采取的是同样的工艺和工序,可为什么差别会这么大呢?”陈显翔叹了口气,依然还是有些不解。

    “我告诉你吧,美国一家公司将我们的产品、原料、材料拿回他们国家,经过两三年的化验、分析和试验,也没能把这个东西彻底搞明白。”周兴和停了停,接着对陈显翔说道,“最后,他们只得以150万美元,才买了我们1项专利——我想,他们的化验、分析和试验条件,应该不比你们公司差吧。”

    “我承认,这种产品是侵犯了你的发明专利……”陈显翔拿出省检察院的抗诉受理书,依然诚恳地说道,“这官司,看来是没有什么打头了。”

    “你以为,这几年,我就愿意打这些莫名其妙的官司么!”周兴和说,“这是鹬蚌相争,渔翁得利的事呀,你如果早点意识到这个问题,我们都不知道少花多少冤枉钱呀!”

    “周哥,干脆,我来投靠你,我们一起联起手来干吧!”陈显翔似乎下了最后的决心,“我现存的设备、人员、材料、用户、关系……”

    “那不可能!”周兴和很坦率地回答了这位昔日竞争对手的提议,“我这个人你知道,脾气很古怪,首先我从感情上接受不了;其次用户们见我们在一起干,会分不清到底是哪家生产的产品——这个世界天地大得很,凭着你的能耐,干什么不能发财呀,你还是好自为之吧!”

    “你这样说我能理解。”陈显翔大度地说,“年初的时候我就有过承诺,如果你说准了,就由我请客——今天就让我请客吧。”

    “哈,一句玩笑话而已,我看你大可不必。”

    市场不相信眼泪。大浪淘沙,随着时间的推移,沙滩上最后留下来的总会是闪光的珍珠和贝壳。这又应了另外一句俗话:“断了线的风筝尽管你没有了束缚,但无论你飞得再高,最终的命运,一定会翻落在泥地里的。”

    到2004年12月,金橙公司在全国的98家联办分厂已无1家存在,这个公司在茫茫的商海中颠扑了一阵,就这样消失得无影无踪。(作者:舒德骑)

    转自:
    http://www.eastasiatv.com/news/shehui/4267.html


    推荐阅读

    文章评论

    注册或登后即可发表评论

    登录注册

    全部评论(0)